当前位置 :主页 > 综艺 >

文章查看

日本空军四大天王中国战场记:王牌对王牌
* 来源 :http://www.skinmole-removal.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04 04:51 * 浏览 :

  大家对抗战中国空军四大天王的事迹普遍有所了解,然而在抗战全面爆发前,日本航空兵通过各项竞技比赛同样选出了四位优胜者得以获得天王称号,他们分别是:陆军航空兵部队的三轮宽,海军航空兵部队的山下七郎、潮田良平和南乡茂章。这四位日本天王的命运颇为坎坷,全面抗战爆发仅一年多的时间便被我空军纷纷击落。

  1937年9月14日,中国空军正北面支队成立。由于空军战机数量稀少,支队中只有陈其光少校率领4架霍克二型战机进驻山西太原机场,以区区4架战机之力独挡华北200余架日机。9月21日的中秋节空战中,陈其光率领这4架战机在圻县上空拦截日军15架川崎95式战斗机和9架93式轰炸机。日编队指挥官首先驾机缠住了我军长机陈其光,其余战机则纷纷我剩余3机。激战中,我军雷炎均中尉击伤一架敌机后,发现机枪突然出现故障,只得临时脱离战斗,苏英梁定菀则壮烈殉国。此时只剩下陈其光一人,但他仍力战不退。陈其光外号“傻启”,也是空军中的一位格斗高手,其驾机动作敏捷,战术灵活多变,常常让对手望而生畏。战斗中,陈发现对手的战斗动作异常准确厉害,明白敌人肯定是一位王牌飞行员。

  双方从8千英尺一直战到3千英尺,混战达30分钟之久也没分出高下。眼见队友一个个被击落,只剩自己单机作战,而敌机还有10多架,他心急如焚时想到,战亦死,不战亦死,为国而死,死也要死得壮烈,死得值得。于是他立即加大油门,以最快的速度向敌机正面撞去。敌机在相撞的最后关头胆怯了,拉转机头闪避,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际,陈其光抓住机会击中了敌机的发动机,将其击伤后迫降在太原郊区。敌飞行员头部受伤,在逃跑时被的农民乱棒。

  事后在其身上发现有“三轮宽”印章一枚,并有一把天皇赐给镶有“之王”的佩剑一把,方明白此人就是号称“之王“的日空军四大天王之一的三轮宽。此寇曾在我东北空军担任飞行教官,技术优良,枪法亦佳,自命不凡,但终毙命于陈其光枪下。而陈其光则被其余日机击伤后迫降到太原女子师范学校,后被送入医院进行急救,过了多天方才苏醒,但未能痊愈,终落残废。抗战胜利后,陈因为生计,来到,靠加国养老金度日。当地华人曾以”少用其力而老弃其身,仁者不为。”为之鸣不平。

  1937年9月26日,日第13航空队12架96舰爆在5架96舰战护卫下向我首都袭来。我军第4、第5大队共计21架战机在南京上空与其展开激烈对战。这次战斗的规模虽然不算很大,但是其激烈程度却绝对可排在抗战中的前列。中日双方在此战中都尽遣精锐出战,日方第13航空队是日海军海空兵的绝对主力,是全军首先换装三菱96式舰战的部队,此次出战由四大天王之一的山下七郎领队护航。

  而中方出战的第4、第5大队是抗战中唯一两支王牌飞行大队,此次战斗更是聚齐了空前豪华的阵容,包括我军全部四大天王:高志航、刘粹刚、李桂丹和乐以琴,更有后来成为中国空军头号王牌的柳哲生,后任4大队大队长的王牌飞行员郑少愚等多名空战英豪。就这样,中日双方最优秀的飞行员在南京紫金山上空展开了一场“王牌对王牌”的空战。

  高志航首先识别出山下的指挥机编号,于是直接驾机向山下冲去,双方在空中展开了激烈的格斗,从高空一直打到低空不足100米,彼此追尾多次,最终高志航抓住山下的破绽,双枪并发,击伤了山下的座机。山下领教到了高志航的厉害,深知不可力敌,加大油门脱离了战斗,向东面逃窜。由于在“8.15”空战中右手的旧伤复发,高志航并未继续追击,而是向南京大校场返航归去。

  但山下终究逃不过被击落的。此时第五大队二十四中队副队长德驾机在南京紫金山附近进行巡逻飞行,突然有一点亮光反射入他的眼帘,他猛然想起这应该是玻璃或者金属的反光,而此刻我军在这个并没有飞机,尤其是没有铝金属的飞机,那这一定是敌机到了。德利用乱云作掩护,很快发现一架九六式舰战正向东飞行,德驾机失速倒转下去,正好对着敌机的尾巴,以零度射向,发射了一连串子弹。敌机立刻垂直上升,转眼就升入云顶之上不见了踪影。

  德当时觉得一定击中了它,因为高度和距离都常的好,于是直接飞到前方句容去等着这架敌机。果然没多久敌机就出现了,并且在机身处有明显的连成一条白线的气体,这是被击中油箱的表现。最终敌机在昆山上空迫降,飞行员被随后赶到的302团俘虏。此人被俘后一直说话,最后从他飞行衣上的名字才确认此人就是日空军四大天王之一的山下七郎。然而这才是传奇的开始,根据德1986年所作的回忆录记载,他始终这位日本战俘,让军医为其治病,并给他添置保暖衣服,当山下要被转运到重庆时,他告诉山下七郎,很抱歉将他打下来,但是要他好自为之,这是我的工作,如果我不小心也会被他打下来。

  如果大家有缘,会在重庆相见,如果他在重庆没有见到我去找他,那我就是战死了。当德此后在汉口再次见到山下七郎时,发现他已经有了诸多的变化,由于山下在撤退的过程中亲眼目睹了日本飞机对逃难的无情,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同时也极为感激罗对其的,他甚至对德说到:“我真希望能当你的僚机,好尽力去你。”。

  此后山下七郎经德的劝说同意了和我军合作进行密码破译工作,但他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绝对不将他被俘的事写在中国空军的各种日记上,就说他被俘受伤死亡就好。第二,让他有完全的。第三,在他死亡以前,这件事不能公布。德一一照办,而山下在密码破译工作中的表现也越来越出色,1942年,当时的参谋处通讯科长曾对德说:“这位日本人发挥了很大的效用,今天日本的密码,对我们已经不构成任何困难了。”

  1938年1月15日,山下七郎在中国重新组建了家庭,德去祝贺时问他,你认识一个叫潮田郎平的上尉吗?前几天我在战斗中将他打了下来。山下一听就楞住了,过了一会儿,放声大哭。罗告诉他,不必伤心,潮田郎平没有吃什么亏,因为他亲眼见到潮田打下了我方三架飞机。山下则说潮田是他的同学和好朋友,非常了不起的飞行员,你既然连他都打下来了,难怪我不如你。原来在1938年1月7日,日军派出9架96舰战护航15架96陆攻前往南昌执行轰炸任务,我方则出动20架伊—152和伊—16战斗机进行拦截。战斗中,德担任苏联志愿航空队大队长布拉戈维申基的僚机。

  空战开始后不久,1架机身上涂有红色竖条的96舰战就凭借其机动优势咬住了布拉戈维申基伊—16战斗机的尾巴,任凭其左右翻飞也摆脱不了这架日机,眼看就要被击落了。此时德拍马赶到,他一看就发现这是在去年12月10日空战中交过手的同样涂装的对手,当时罗的战友敖高贤正是被此机击落殉国。他知道这一定是敌方队长一级指挥官的座机,于是他立即占领阵位,反咬住敌机的尾巴。这名日本飞行员正在全神贯注的布拉戈维申基,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来的德。罗驾驶着伊—16战斗机稳稳地将他套在瞄准器上来了个4枪齐发,日机立即起火,坠落于南昌以北。战斗结束后,布拉戈维申基激动不已,将一块刻有“斯大林赠”的手表送给了德,以示感谢。事后查明,被德击落的这名日飞行员正是四大天王之一的“东方红武士”潮田郎平。

  日军四大天王相继被击落三位,最后只剩下四大天王之首的南乡茂章。这位天王更是狂妄至极,他特意赶到南昌,要击溃中国空军,特别是要击败德,为前三位天王复仇。作为山本五十六的得力爱将,此人的空战技术极其了得,号称击落过我军机13架,在1937年12月2日的空战中,他一人独力击落两架我军机,获得长谷川清司令的状。1938年7月18日,南乡首次率领6架96舰战,护航14架95舰爆和5架96舰攻袭击南昌,我军起飞11架战机在洪都上空进行拦截。敌机从3000米高度由太阳方向进入,利用太阳光掩护袭击我机群,但是带队的南乡却没有发现我军在高空的战斗机,反被我军打了个埋伏。当时南乡驾驶的96舰战的副油箱抛投装置出现了故障,突然我军机时反应不及,被我军机击伤。

  但南乡毕竟是王牌飞行员,经验老到,反复地作盘旋、翻滚机动,几次都摆脱了我机的,同时还反过来苏联志愿队多多偌夫的伊—152战机。南乡的子弹打穿了多多偌夫的座舱装甲,多多偌夫转而驾机撞击南乡,并且在撞击后顺利跳伞,而南乡则随着两架飞机的残骸坠落身亡。可怜南乡连德的面都未见到就战死沙场,德知道此事后,特意将他葬在了南昌对岸新建县的公共坟场里。战后,日军为了掩饰南乡的失误,慌称南乡在患了痢疾,无法判断飞机距离而相撞。据传,山本五十六闻讯后悲痛异常,亲自将南乡追授为“军神”。

  至此日军四大天王全部被我军击落,只剩山下七郎一人幸存。根据德的回忆录,此人在抗战胜利后,为了留在日本的家人可以领抚恤金过活,并未返回日本,而是经人介绍到教书去了。1950年6月,德到后还曾托人查询山下七郎的下落,友人回复电报说:“山下七郎作战被俘,已病死狱中,未回日本。”但德认为他可能还在。近年来,

  有日本方面传闻山下七郎90年代仍健在,但我认为并不属实,以建国后的情况来看,山下在50年代应已死去。(由于保密和史料缺失等种种原因,此前大部分说法为高志航为击落山下七郎之人,且山下由于此后在关押中携带情报越狱,而于1945年被枪决。)德在抗战击落5.6架敌机,成为王牌飞行员,后任台空军副总司令,空军二级上将。